习近平小时候就看过!《茶馆》大热,让冯远征们又想起了什么

 公司介绍     |      2019-03-25 09:53

“走出去”,还得让人“听进去”

这种怪现象,折射出部分文艺界人士对“走出去”尚存盲目,更直指行业的虚火。在王安忆看来,盲目投钱并不是文艺作品走出去的正确方式,“不该用的地方要收敛起来,市场的事情交给市场。”

首要的,就是一个“人”字

其中首要的,是一个“人”字。执导了热播节目《朗读者》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一级导演吕逸涛说,如果说“朗读”二字指的是文字,“者”讲的就是人——有大半辈子献身改革开放的先锋人物,有白手起家闯出一片天地的民营企业家,也有普通劳动者,“正是他们建设出活力迸发的当代中国,从而让这个节目富有鲜明的时代人文气息,只有深入到创作一线、扎根于现实的泥土,才能挖掘出其中的时代价值。”

为此,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国际组稿,全球发行”计划,试图找到“了解中国的外国人”,来写“有关中国的书”,并在海内外同时以英文出版,以期更好打通不同文化之间的沟壑,用世界习惯的方式讲述中国。

“就应该脚踏实地、很接地气地去完成自己的每一个角色,每一场表演。方向明确了,路也指出来了,接下来我们会更加深入生活,去创造一些能够反映老百姓真实生活和心态的作品。”冯远征表示,文艺工作者更应该去深入生活,从生活中汲取营养,让更多的观众能够感受到我们的付出。

“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深深植根于5000年绵延不绝的文明传承,这也是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他说,“在艺术创造创作中,要始终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不断赋予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看望了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时,特别强调:“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在不少代表委员看来,“走出去”只是形式,重要的是让世界受众“听进去”,也亟待“提质增效”。而要提升效果,需要一些新的更具针对性的手法。

她发现,在文学作品海外出版的生态链上,一些海外出版社并不能在发行上付出成本,出版几十、一百册书交代完事,版权代理公司是完成了指标,作者则增添了“作品翻译成多种文字”的漂亮履历,“但事实上,谁也看不见书”。

创作怎样的文艺作品,将怎样的“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这是今年两会上,不少文艺界代表委员反复追问的问题。

为客串出演《老中医》,曹可凡研习了一遍从华佗、张仲景、孙思邈一路到20世纪“海派中医”一路走来的中医发展史,进而发现了其中蕴藏着的传统文化脉络。

“一个民族要有灵魂,文艺作品也要有灵魂”,总书记的这番话,让刚走下舞台就坐进会场的冯远征觉得“更知道这条路怎么走了”。

“文学艺术创造、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首先要搞清楚为谁创作、为谁立言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问题。”

为适应这种文化和旅游供给主要矛盾的变化,文旅产品供给也应“从数量追求,转到质量和品质的提升”,“把质量作为文化和旅游的生命线,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多推出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文化产品”。

而在作品有过“走出去”成功经验的全国政协委员、剧作家王丽萍看来,“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秘诀,还是回到生活、回到人,“让世界人民了解当代中国老百姓的生活”。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姚爱兴也在他的大会发言中表示,文艺创作应更注重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特别是在西方文化影响逐渐加深的情况下,中国的文艺创作更需要找到“中华儿女自尊、自信、自强的源泉”。

在几天前的联组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队队长冯远征,曾有机会同习近平总书记面对面交流。巧合的是,就在两会前夕,人艺复排的话剧《茶馆》在北京热演,连着许多天一票难求;总书记在联组会上,也谈起了自己儿时在人艺看戏的记忆。

10日,政协第二场大会发言中,不止一位委员就此建言,呼吁跳脱“眼球经济”“虚假繁荣”,杜绝“价值扭曲”“娱乐至上”。

“2013年习总书记访问坦桑尼亚的时候,还特别提到了我的作品《媳妇的美好时代》。去年我的最新作品《生活启示录》又被翻译成斯瓦希里语又走进了非洲。”王丽萍说,“积累、挖掘生活中的东西,有细节才可以编成很好的故事。”

摘要:为国人创作怎样的文艺作品,又将怎样的“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这是今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反复追问的问题。

他还在央视《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看到,一位学习汉学的美国学生,将庄子的《齐物论》和李白的《古风》结合起来写了一首歌,结果在网上获得的点击超3亿次。这种从传统中寻找力量,并且“细水长流、润物细无声”的做法,很值得文艺工作者借鉴发扬。

“创作的源泉在什么地方,第一就是来源生活。从《平凡的世界》,到《大江大河》,这都是展现最生动的当代人的精神。另一条路径,就是向传统要灵感。”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曹可凡说。

全国人大代表、小说家王安忆就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直言,近年来大量文学作品在海外出版,也出现不少怪现象,“有的只留下一个泡沫”。

找到“自尊、自信、自强的源泉”

3月8日,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在两会“部长通道”上说,目前人民群众对文化和旅游的需求已经从“有没有,缺不缺”到了“好不好,精不精”的发展阶段。

“我们有一句老话,‘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怎样从生活中提炼出老百姓所思所想,然后在文艺作品中呈现,这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另一个被讨论多年的问题,是“中国文化走出去”。在前些年的热情推动之后,今年两会上,许多人考虑,“走出去”之后是不是能够真正“打开市场”、进而“深入人心”?

他指出,要坚持与时代同步伐,承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使命,勇于回答时代课题,从当代中国的伟大创造中发现创作的主题、捕捉创新的灵感,深刻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巨变,描绘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史领空表示,当前外宣作品存在一些的问题。“首先,中国人写作,思维方式、表述方式同国外读者之间接不上。另外从语言上来说,中文翻成英文,翻译质量本身也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