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川渝地区甲醇最新调研纪要:2019年,企业和贸易商不乐观

 公司介绍     |      2019-05-30 02:14

  文 | 姚瑶 新湖期货研究所

  经授权发布

  报告要点

  本次调研的时间为2019年3月中旬,主要走访四川和重庆两省市的4家上游企业、1家下游企业和1家当地主要贸易商。

  川渝地区上游气头甲醇企业一般跟随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供气情况进行检修,冬季限气结束后恢复生产,导致每年11月-次年3月期间当地气头甲醇企业装置集中停车降负,供应大幅下降。

  此次调研的4家上游气头企业获得气价略有差异,工艺各不相同,因此成本不一。

  4家上游企业目前产销平衡,部分企业对产销平衡具有考核,大部分本地和周边地区销售业务随行就市,部分企业与华东下游MTO工厂签有长约。

  目前华东地区需求仍在川渝当地占有一定比例,但目前华东港口库存高企,川渝甲醇缺乏竞争力,发货量不及历史高峰期。

  本地需求历史上以甲醛、二甲醚为主,近年燃料异军突起。

  川渝当地甲醇贸易市场结构与华东地区相比更为分散。

  当套利窗口打开时,西北地区甲醇进入川渝地区,对当地形成冲击。

  调研期间川渝甲醇企业和贸易商对2019年甲醇价格走势不乐观。

  调研总结

  一、川渝地区气头甲醇受供气影响大,年内产量波动较大

  四川和重庆两地上游企业数量在10家左右,总产能在420万吨/年,占全国的5%。当地以天然气为原料的装置占主要地位,本次调研走访的4家上游企业总产能275万吨/年,从原料来看以气头装置为主,占当地产能的65%。

  因近年来国内天然气民用需求增长较快,天然气市场供需一直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天然气供给不足在冬季尤其严重,而国家在冬季取暖需求旺盛,供气缺口出现时优先保民用,天然气工业用户会受到供气限制,走访的四家企业在冬季被限气,企业一般跟随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供气情况进行检修,冬季限气结束后恢复生产,导致每年11月-次年3月当地气头甲醇企业都会出现装置集中停车,供应大幅下降的情况。

  这一情况在2017年12月-2018年2月期间尤其严重,一度出现所有川渝地区气头装置停车,当地出现无货可供状态,西南和华东之间的甲醇货物反向流动。

  2018年-2019年冬季期间的供气情况好于上一年度,主要因期间北方气温相对偏高,部分地区也不再强制居民使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允许煤炭取暖。虽然2018-2019年度冬季大部分企业仍有停车,但停车时间短,恢复早。

  二、目前川渝气头甲醇利润尚可

  调研期间上游气头企业仍在执行上一年度的冬季价格,预计在3月下旬会接到新一年度价格的通知,部分企业计划在4月1日新气价开始执行后恢复装置生产。

  有消息称,因前期原油价格上涨,2019年天然气气价可能高于2018年同期。目前供气都通过管网进行,部分企业获得的气源既有当地普光气田所产天然气,也有进口管道气,因此气价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国际油气价格波动影响。

  调研的4家装置获得的气价略有差异,非冬季气价在1.5-1.9元/方,冬季气价在1.7-2.1元/方不等,加之工艺各不相同,因此成本不一。调研企业中某家气价相对偏高的单醇企业成本最高,以冬季气价计算的完全成本在2400元/吨左右,另一家企业成本较单醇装置成本低20%,表示当甲醇价格在2120元/以上便会保证生产。调研期间川渝当地甲醇报价在2350-2450元/吨,综合来看目前川渝上游企业暂无明显亏损,部分企业有一定的盈利。

  即使出现亏损,企业也不会仅处于亏损因素而决定停车,需要综合考虑企业人员、资金流和开停车成本等,某家气头企业开停车费用在300-400万人民币。

  三、企业供销平衡,部分有长约

  调研的4家上游企业目前产销平衡,部分企业对产销平衡具有考核,库容基本在1个月产量内,部分企业库存低位,在一半库容以下。

  大部分本地和周边地区销售价格随行就市,部分企业与华东下游MTO工厂采取长约形式,长约基准价为安迅思报价。

  四、华东地区需求仍占较大比例,但目前略有下降

  目前华东地区需求仍在川渝甲醇下游中占有一定比例, 其中一家上游企业气头企业下水需求在其销售量占到55%左右,而大部分下水甲醇发往华东地区。华东需求包括下游

  MTO工厂长约等。

  不同地理位置的企业货物发往华东地区的运输成本不尽相同。部分企业距离重庆主要甲醇下水码头所在的长寿区距离较远,企业和码头之间需要120-150元/吨的汽运费,华东送到310-400元/吨,而位于长寿区的企业可直接下水,船运成本仅在180元/吨。

  川渝至华东船运的载荷存在季节性,每年11月至次年4月为长江枯水期,船只负载2800-3000吨,4月后丰水期可负载4000吨。

  重庆到华东船运运输时间8-30天不等,正常15天左右,如遇三峡大坝船闸检修则延长至一个月。三峡大坝每三年“南线船闸检修”、“北线船闸检修”、“不检修”轮回。检修时间一般持续2-3个月。

  因2019年初港口甲醇进口到港量增长,库存高位,伊朗甲醇向中国出口时以到岸价计价,优势增加,川渝甲醇竞争力下降,目前向华东发货量不及历史高峰期。

  五、本地和周边需求历史上以甲醛、二甲醚为主,近年燃料异军突起

  川渝当地甲醇需求约50-60万吨/年,外围需求除华东需求以外,以周边广西、贵州等地为主,到广西运费320-380元/吨不等,调研期间套利窗口关闭,暂无货物流向广西。川渝流向湖南,湖北,云南和江西等省市的甲醇极少。

  当地和周边市场需求均以甲醛、二甲醚和燃料为主,从传统上来看,每年6,7,8月为淡季。

  燃料需求在2016年后增长迅速,主要包括锅炉和餐饮灶具燃烧,也有部分甲醇汽油需求。锅炉和餐饮灶具燃烧市场处于兴起阶段,供求极为分散,确切消费量数据难以统计。

  六、当地贸易商业务以物流为主,少仓储

  川渝当地甲醇贸易市场结构与华东地区相比更为分散,除部分每年贸易量在几十万吨的较大规模贸易商外,还有大量每年贸易量为千吨的小型贸易商。

  当地贸易商业务以物流为主,相对沿海贸易商较少涉及仓储。某家远离码头的上游企业曾在华东某家下游企业签立长约期间,为便于发货,向位于码头的另一家上游企业租用储罐。

  七、西北地区甲醇流入川渝主要受套利窗口影响

  当相应套利窗口打开时,陕西关中地区、青海和新疆地区甲醇将流入川渝地区,对当地形成冲击,其中川西成都地区受影响更大。

  套利窗口主要考虑价差和两地之间运费的对比。陕西关中地区到西南地区运费400元/吨,以汽运为主,青海到西南地区汽运费550元/吨,新疆到西南地区以火车运输为主。

  八、企业和贸易商均对今年甲醇价格走势不乐观

  调研期间当地企业和贸易商均对2019年甲醇价格走势不乐观,认为年内甲醇价格波动区间将较2018年下移。

  调研记录

  1、某上游厂家

  企业有两个厂区,以天然气为原料,A厂区以生产甲醇为主,产能为50万吨/年甲醇,目前日产1250吨,并以甲醇尾气生产30万吨/年合成氨,合成氨日产480;B厂区装置以生产尿素为主,年产30万吨合成氨。

  A厂区原料天然气来自100公里外的中石油普光气田,前期气价2.1元/方,每年3月签订下一年度供气合约,全年供应量的70%为基本量,基本量价格为1.89元/方,使用完毕后涨至2.1元/年。用气量约150万方/日。B厂区由中石化供气,按化肥用气价格签订合约,价格在1.86元/方,定价低于化工用气,用气量约130万方/日。据企业介绍,今年川渝地区天然气保障好去年。

  甲醇产品质量好,和进口货质量一致。气头装置无污染,在当地环保检查中为通报表扬企业。去年11月停车,今年1月重启,目前负荷102%,企业的甲醇和合成氨产量比例不做调节。目前企业利润一般,联醇生产较周边单醇装置成本偏低20%。企业利润考察主要关注现金流。

  企业库容2*2万方,一般维持生产和销售平衡,目前发前期合同为主,新签单少。300-500吨起签单,价格一周一议。

  企业装置全年365天运行300天左右,检修跟随中石油和中石化供气情况。

  企业的甲醇销售量中60%流向川渝本地,其他主要流向广西和华东地区。

  企业合成氨除自用外部分外销给周边化肥厂,销售半径300公里。化肥以本地市场为重点,本地4-6月为化肥需求旺季,主要用于玉米、水稻等作物,目前需求已经开始启动。

  企业对今年甲醇价格走势预期不乐观。拓展市场方面,目前在考虑寻找机会和途径向东南亚市场出口。

  2、某上游厂家

  企业有两个厂区,老厂区位于市区,因环保压力较大,13万吨/年焦炉气制甲醇装置长期停车,无开车计划,后期老厂区焦化装置将搬迁。新厂区有两套甲醇装置,焦炉气和天然气制甲醇各20万吨/年。2018年甲醇产量32万吨。目前焦炉气装置运行,日产240-260吨,天然气装置停,计划4月1日开。

  企业天然气由中石化供应,气源为30公里外的普光气田,有调峰用气协议,非高峰气价1.51元/方,高峰1.84元/方,中转站至厂家有0.02元/方管输费,每日用气70-80万方。新一年度价格正在等待3月下旬中石化洽谈会确定。

  企业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原料气和燃料气合计吨耗1100方,加工费350元/吨。据了解,如全部使用天然气作为原料和燃料,单耗在1030-1050方。

  企业作为焦炭生产原料的煤炭60%来自山西、内蒙、河南、重庆和贵州等省外地区,40%来自本地。

  企业内部按0.6元/方核算焦炉气成本,焦炉气制甲醇成本在1600-1700元/吨左右。

  企业焦炉气和天然气产品差别不大。

  企业库容4*5000立方。

  企业大部分外销,少量自用,用于生产含氧柴油,自有的下游二甲醚装置目前停车。当地石油液化气由中石化垄断,不允许掺烧二甲醚。

  企业甲醇销售以川渝,广西为主,到长江码头运费150元/吨,与华东价差400元/吨以上才有套利空间。销售主要面向老客户,定价随行就市,提单时间短,无长约。

  后期无新建装置计划。

  3、某上游厂家

  企业产能85万吨/年,因供气限制实际产量60万吨/年,目前日产2250吨,采用进口设备,产品质量好,乙醇含量在20ppm以下。

  天然气90%来自中石油,10%来自中石化,管网供气,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会有停气。有自建管道接往中转站,无管输费。今年暂时没有储气消息。

  企业生产甲醇每吨单耗天然气1000方左右,加工费300元左右,因各方因素考虑,亏损时不轻易停车。如停车,停车前备一两个月货,不影响长约。

  企业营销公司分物流和销售两块业务。目前产销平衡,略有超卖,库容2*3.85万方。

  企业销售途径分汽运和船运下水两块,目前下水量占55%,企业下水大部分发往华东地区,也有少量发往本地,周边销售更多通过汽运。发往华东的主要是长约货物,在企业销售量中占比较大。周边需求以传统下游和燃料需求为主,包括重庆、四川、贵州和广西,偶尔有少量货物流向湖南,湖北,云南和江西等省市。

  4、某上游厂家

  西南地区最大的化工和精细化工企业,历史上有一套10万吨尾气制甲醇老装置,一套20万吨/年尾气制甲醇老装置,一套10万吨/年天然气制甲醇装置,老装置已淘汰,现有一套87万吨/年尾气制甲醇装置,主要工艺是甲烷裂解获得乙炔,再将含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和氢气的尾气作为甲醇生产原料。

  企业主要产品有乙酸乙烯酯和甲醇,乙酸乙烯酯部分出口至国外,甲醇主要销往华东等长江沿线地区和周边地区。目前华东地区销售由集团华东公司负责。正在考虑调整市场布局。醋酸(乙酸)产品70%自用,30%销往周边PTA和醋酸酯等下游工厂,后者近期需求差,是导致醋酸市场库存高企,利润降低,行业开工下降的因素之一,一般醋酸市场受PTA需求影响更大。

  天然气来自集团公司,单独结算,新一年度气价尚未确定,上一年度价格在1.5-1.6元/方,考虑企业采取的工艺,该企业成本明显低于周边企业。

  企业开工情况通常仅受到供气约束。一般在冬季停气时轮休,下游装置同时检修,但检修维持时间会有差异。

  公司要求产销平衡,有考核。

  公司销售有船运和铁路专线等。

  5、某下游企业

  集团业务比例化肥占70%,甲醇等其他占30%。

  集团在西南地区另一省有26万吨/年煤制甲醇装置,原料以宁夏煤炭和当地周边地区煤炭为主,煤炭成本在400元/吨以上,装置开停车成本100万元。

  甲醇一部分自用,一部分外销。甲醇装置所在省区需求以传统下游和燃料需求为主,燃料需求2016年后增长明显。

  虽同属一个集团,因运输距离相对较远,上述甲醇装置的产品没有供应给该下游企业。

  该下游企业甲醛装置年产20万吨,产品自用,用于生产6万吨共聚甲醛。目前满负荷,原料甲醇采购自川渝本地上游企业。

  目前利润尚可,建厂初期曾长期亏损。

  共聚甲醛目前全国总产能28万吨/年,其他装置有开封龙宇,天野,神华宁煤和兖矿等。后期国内产能将增加至40万吨/年。目前国内装置产品与国际厂家还有差距。国外代表性企业有日本宝理等。

  共聚甲醛为新型特殊材料,是工程塑料之一,硬度高,耐磨,广泛应用于建材、电子耗材、家电、衣物配件和汽车等行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对冲研投。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扬子晚报讯(记者郭一鹏通讯员杨萍)对于很多司机来说,“春困”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也给交通安全带来隐患,疲劳驾驶引发交通事故也呈现上升的趋势。这不,4月15日,就有一名出租车司机因“春困”撞了护栏,幸好人无大碍。

  号外! “五一”小长假小型客车高速免费

特朗普和内阁高官轮番上阵呼吁美联储赶紧降息,然而事实是,华尔街大佬们并不买账。

  隔夜委托追涨停却没成交,股民要券商赔3倍损失!法院这么判

   我们从红旗官方获得消息,红旗HS5将于5月1日开启预售,预售价格区间为20-27万元。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李玉坤)5月15日下午,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举行亚洲国家治国理政经验交流分论坛。巴基斯坦参议院参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穆沙希德·赛义德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模板。